阿土哥哥

微博id:@丁戌clare,欢迎勾搭。叫我阿土,文废存文地。

【曼普+普水仙】曼球的n倍快乐②之【因为你丑】

严重ooc……慎入
说实话,曼森到现在都没能想出怎么睡汉森,心里突然产生一种无从下手的犹豫意味,鲜肉是好,但是好像有点对不起他的普老师啊……

说实话,这只是曼森一厢情愿的瞎想,他都不知道自从那天他跟娇妮撒完娇之后就刷新了汉森的三观,汉森现在心里只有一条准则:普老师是曼老师的,而且,曼老师一见普老师简直瞬间变巨婴。

说实话,让汉森来乐队做吉他手获得了乐队其他成员的一致反对,因为汉森那天的确没有对他说谎,他吉他弹得真不怎么样。这样下去,他这个工业重金属乐队大概会变成车祸重金属乐队了。

那天,大家是趁天真的汉森去上厕所的间隙举手表决要把这个新的吉他手踢出去的,尽管曼森眼睛都快瞪出来了,但仍然无法改变最终结果。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曼森看看娇妮,娇妮尴尬的想开溜,但一抬头看到汉森一路欢快的小跑过来,急忙摆手让大家把手放下来,然而,还是慢了一步,汉森一脸无邪道:“你们在讨论什么?”

啊,上帝啊,瞧瞧那一脸人畜无害的嫩娇妮!曼森的心都快跳停了一秒。

娇妮心一软,抢在大家之前开口,“啊,我们在讨论晚上去酒吧喝一杯的事,大家举手表决要不要让曼森请客。”

汉森闻言,笑着举起来自己的手,傻白甜的答道:“这样啊,那我也同意。”

有人憋不住噗地笑了出来,曼老师和普老师一起相当默契的斜睨了那个人一眼,又冲汉森咧嘴笑起来。

汉森看着俩人的反应,心里有些小激动,默默的想:没想到我居然搞到真的了。

晚上,为了不让汉森过于尴尬,大家都没有说穿那件事,而且也一起来到某个酒吧。

曼森冲娇妮低声诉苦:“你说我可怎么跟他说?多可爱的男孩子啊……”

娇妮撇嘴笑起来,摊手道:“我可不是你的乐队成员,这种事别问我,我不知道,我没有,我什么都没做。”

曼森幽怨的看了眼娇妮,又看了眼汉森,犯起难来,他盯着坐在自己斜对面的小汉森发呆,过了一会儿,汉森突然有些不对劲,他脸上的笑容凝滞了,眼神由怀疑到肯定到凝重到警惕,最后变得锐利起来。

曼森好奇的顺着汉森的眼神转头看过去,不远处坐着一个……看着好像……有那么一点点像娇妮的人,曼森先是心下一惊,随后又做出一个习惯就好的表情,仔细观察起那个人。

总而言之,发际线太高了,白头发,那绝对跟他的大娇妮一点边儿都扯不上。

汉森突然放下酒杯,噌地站起身就往那个人的方向走去,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曼森摆摆手示意大家不要太惊讶,自己却扭头跟着汉森走过去,多可爱的男孩子呀,可不能被欺负了。

正当他们快走到那个人跟前时,有个年轻人抱着两个大纸袋在走过那个白毛男人的桌子时不知道被什么绊了一下,一个趔趄险些摔倒,汉森急忙过去扶了一把那个年轻人,曼森也赶到跟前,上帝啊,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那个年轻人一头金色的长发让曼森看直了眼,更重要的是,这明明就是他的娇妮年轻时的模样。

“谢谢。”年轻人冲汉森不好意思道,然后看了看自己怀里两个纸袋,打算离开。

曼森还在痴汉模式,差点就跟着那个金发小伙子走了。

“噢,警官,又遇见你了,这回又想抓我吗?”白毛男人语气慵懒,那声音让曼森终于回过神来,他又开始注意那个说话的人,嗯 的确是有一点像,凑近了看,那发际线高的呦,一双蓝眼睛里透着狡黠与无情,总之,相比起别的“娇妮”,真很败曼森的好感。

“说真的,我是很想抓你回去,巴尔杰先生。”汉森答道。

哎?等等,他们在说啥?怎么突然之间就变警匪戏了?这不是那个他即将要开除的小吉他手吗?曼森的大脑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汉森j口中的巴尔杰先生开口,“可你这次又是没有证据。”

“是吗?可我刚刚分明看见你手里有毒品。”

“或许是你看错了呢?”巴尔杰笑笑,又接着答道,“说不定是这位先生的呢?”

说着,巴尔杰指了指还没有走远的那个金发年轻人。

汉森瞪了眼巴尔杰,又叫住刚刚被他扶了一把的年轻人,拿出自己的证件,就打算搜对方的身,对方一脸莫名其妙,不满道:“你在做什么?”

还没等到汉森回答,他就从对方衣兜里搜出了一袋白色粉末状物体。

“哦,警官,我真的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更不知道他怎么在我身上。”年轻人吞了口口水解释道。

巴尔杰却阴阳怪气道:“人~赃~俱~获。”

汉森冲巴尔杰质问道:“是你放在他身上的?”

巴尔杰摊摊手,自顾自喝起来啤酒。

曼森还在震惊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刚刚发生了什么?一个小娇妮要抓一个老娇妮然后差点冤枉了一个大娇妮?

……好乱。

“我只是来这里送货的,警官,我叫吉伯特,是附近便利商店的送货员,不信您可以去查的,我绝对没有干违法的事……”

曼森看着小脸被气得涨红的汉森,看看一脸懵逼又手足无措的吉伯特,再看看一副得逞模样的巴尔杰,不知哪儿来的气,嘿~他这小暴脾气什么都忍不了,更忍不了他的普老师受委屈。

“我看见了,是他把那东西塞进他兜里的。”曼森指了指巴尔杰,又指了指吉伯特。

其实他就是个搅屎棍子,越搅越浑,自己明明什么都没看见……啊,护普心切,没有办法啊,这都是为爱发光,为爱撒谎,为爱作伪证啊。

这边动静闹得有点大,娇妮有些不放心,走过来在曼森身后看起了热闹,心里扶额,暗道不好,该不会要去警局?该不会要被各种八卦负面新闻造谣?奶奶个腿儿的,这个傻大曼真是不给人省事儿啊……

“你看到了?”巴尔杰站起来逼视着曼森。

曼森一副护食的样子答道:“对!”

“你真的看到了?!”说着巴尔杰就要来撕曼森的衣领。

没想到娇妮一下挡在曼森面前喝道:“你做什么!”

汉森也及时伸手阻止巴尔杰。

曼森看看身前的他的娇妮的后脑勺都觉得心里暖得不要不要的,再看看还有一个小汉森也护着他,啊,人生就在今晚,圆满了。

巴尔杰咬咬牙,问道:“你为什么这么说?你明明没有看到。”

曼森伸手搭在娇妮肩上,看看汉森,又看看吉伯特,这么多娇妮,个个都比巴尔杰好看了不止一星半点啊,转转眼珠,坏笑道:“因为你丑。”

略略略略略略略略……😏

评论 ( 4 )
热度 ( 14 )

© 阿土哥哥 | Powered by LOFTER